精品小說 星辰之主 ptt-第六百八十三章 合命軌(上)展示

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星辰之主
半夜,洪特护习惯性地醒过来。
和罗远道那样神神叨叨、日夜颠倒的病人在一起久了,她多多少少也有一点儿对应的症状。半夜里不起来一两次,反倒觉得心里头不踏实。
夏城的夏夜,除了潮气重了些,温度倒还适宜。她随便披了件衣服,特意穿好了鞋,来到走廊上……可不敢趿拉着。
罗远道对于声音的敏感就不用说了,对面去年底才搬过来的那个姓修的病人,同样也是耳目灵敏,可能还有一点儿神经衰弱的症状,再怎么脾气好吧,都还要注意一些。
她来到罗远道门前,没有推门进去,只是从预留的观察窗口往里面看。
元始不灭诀
不出意料,罗老头并没有睡觉,床上没他的身影,细看去,是在封闭式的阳台上,背对着观察窗口不知在做些什么。
洪特护切换了智能管家的摄像头,不出意外的发现,老头儿就是玩玩积木什么的,而且也没有摆大件,就是手里面两三个零件来回捯饬,左摆右放都不满意,嘴里头还喃喃自语。
至于说了什么,她听不懂,也不关心。
此时,东南天空的月光照下来,穿窗入户,映得一头枯白。
洪特护摇摇头,这把年纪了,还这么点灯熬油,怎么得了?
问题是,这个老头完全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自认为是无所不能的神明,不需要休息,不需要改变,把其他人的招呼劝告都扭曲成他以为的样子。
前两年药物还能有点效果,现在医生们也越发无力了。
她一个护工,又能做什么?
洪特护摇了摇头,就在房门外边,通过屋内智能管家,再检查了一遍老头身上的传感器,还有防摔倒设备,确认都在正常工作,这才打着哈欠往回走。
眼瞅着都快4点了,她要在早上医生查房之前抓紧再睡一觉。
旁人的观察,始终没有干扰到封闭阳台上老人的思路,木质积木块儿在他手里咔咔撞击,快节奏里似乎传递出了焦躁,但也可能是某种欣悦与狂热。
他几乎已经不能理解外部世界的意义,同样的外部世界也无法理解他。
罗南的视线伴随着下弦月的光芒,一起投注在爷爷的身上。
他看得清楚,听得也清楚。
老人的喃喃自语,总是离不开“神国”、“披风”这样的关键词,来来回回,反反复复。
这并不是长期精神疾病影响下所造成的言语匮乏,而是一套以这些核心词汇为基准的疯子的逻辑。
然而,是真的疯吗?
随着罗南学习进度不断深入,对天渊帝国以及更古早宇宙史愈发了解,他明白,罗远道先生的妄想,至少是建构在一个确凿无疑的事实基础上……
虽然,这事实未免太过遥远。
罗南刻意保持着悠长的呼吸,试图从武皇陛下最新给予的信息冲击中定下心神,事实上他比预期中更快地做到了这一点。
小说
除了他愈发深沉的城府,也是因为他对这个事实本身,已经有预感、有体会。
从爷爷留在笔记本上的混乱记录里,从老人对磁光云母的敏锐感应中,当然还有其他一些侧面的佐证……
罗南早就确认,爷爷一直与雾气迷宫乃至与日轮绝狱有着很高的关联度,对地球本地时空的一些变故,也非常敏感。
从武皇陛下口中辗转而出的事实,与其说是给他冲击震撼,不如说是验证了他的猜想,给出一个他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中间环节”的答案,也证明了那份“联系”要比他想象的更深、绑得更紧。
“神明披风……”
罗南也在喃喃自语,重复武皇陛下给出的答案。此时他仍停留在杂货轮这里,心神则已漫游到了夏城的疗养院,上千公里的距离对他来讲,直视无碍,只不知身边的武皇陛下,有没有类似的能力。
反正在讨论相应的主题时,她对罗远道先生乃至于疗养院的情况了如指掌,似在眼前。
“那个隔绝一域的力量,我相信是在某个特殊状态下的神明披风……你爷爷的自言自语真的很好猜。”
“为什么是特殊状态?”
“两个原因:第一,正常的神明披风不可能被一位毫无超凡力量的凡人操持权柄;第二,正常的神明披风也不可能出现在没有天渊灵网覆盖的区域……”
武皇陛下条理明晰:“我观察到的事实就是如此,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你的爷爷罗远道先生,成为了一幅神明披风在这个物质世界中的唯一支点……至少我没有找到第二个。
“这幅异常状态下的披风,正展开、遮蔽地球本地时空的一切,保护这里的信息不透过‘窗口’,被隔壁的人窥探到;同样也扭曲封闭了这里与外界的通道,让我或者李维这样的不速之客,通过其他渠道,将这里的情报传递出去。
“大概正因为如此,避免了地球在你还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沦为星盟某个文明国家的殖民地……哦,星盟也有百年序列,但大概不会合你的意。”
武皇陛下口中的“也”字,真是可圈可点。
罗南心神恍惚了一下:“是吗?”
“作为万千文明共存、商品交易高度发达的社会体制,你可以想一想每天烧掉的100个太阳系……以及一些别的原因。”
“哦,成本。”
罗南秒懂,但也不以为意,这和他还有一些距离。
武皇陛下主动切回正题:“原谅我的直白,虽然我们可以为罗远道先生的行为,打上一个高尚的标签,但我想,就目前观察的情况看,他的行为大概是源自于对其他神明高度的警惕性,当然也可以理解为被神明披风长期异化后的结果。
“所以,这幅神明披风的原主人……嗯,这是我的脑补,你可以忽略。”
罗南示意武皇陛下讲下去。
“我在想,这幅神明披风的原主人,可能是一个不太合群的家伙。祂的意志,可能直接影响了你祖父的行为模式。”
罗南转眼看她:“你是说我爷爷是工具人。”
“一个不太称职的工具人。”武皇陛下的言语相当直率,“最大的问题在于,作为在这处物质世界的唯一支点,罗远道先生过于脆弱……哦,额外插一句,从这个角度看,你可能需要顾忌更多。”
罗南没有回应。
“从目的性的角度看,罗远道先生一旦崩溃,所有的努力必将前功尽弃……他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所以?”
“也许那边根本没的选择。”
罗南似乎跟上了武皇陛下的思路,但还差一点儿。
“披风……”
略做沉吟之后,罗南唇齿间又吐出这个词儿,他和这个词汇是很有缘分的。
武皇陛下仿佛这时候才刚想到:“对了,我是默认你知道‘神明披风’的定义,你确实知道吧?”
“大概知道一点……”
罗南确实从专业历史文本中,看到过这个概念,但天渊通用语的学习则尚未接触到这个层次。所以他也不矫情:“如果陛下您能再解释一下就更好了。”
“我对这个领域没兴趣,只知道它相当于神明的规则领域。或许可以理解为超凡领域的无限升级版,能够与物质宇宙充分干涉,借助天渊灵网的力量无限拓展,影响、支配祂们所感知的一切……这样解释可以吗?”
“大概意思懂了就行。”罗南理解起来并不困难,相较于此,他想更问一件事,“为什么呢?”
为什么作为神明披风“支点”的,会是罗远道,他的爷爷?
武皇陛下随口就给出了几个可能性:“也许是虔诚的信众,也许是一场交易,也许是悲剧性的际遇……不管如何,他可能接受了一次‘神启’,就像福利院的那位。”
“神启……万院长?”
“高维信息的交流和降维传播,是个很有趣的领域,你以后可以研究一下。这种事件,关键就看能不能接收、消化信息——就像我们刚刚谈及的神文。
“传说在神文出现之前,古神之间的交流约等于战争;在天渊灵网出现之前,对遗传种来说,清晰的古神意志其实无异于灾殃——交流即灾殃,在宇宙诞生之后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成立的。”
武皇陛下似乎在信口闲聊,其实是打乱了相关信息的秩序,但现在罗南的脑子却分外清晰,捕捉到了里面的核心条目:
“交流的话,另一边的对象是哪个?揣着善意又或恶念?具体状态又怎样?”罗南一条一条捋出来,同时注目武皇陛下,后者微笑不语。
罗南却不轻易放过她:“陛下,你是有所猜测呢,还是专等我的答案?”
武皇陛下想了想,答道:“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能够简单解决的问题。”
“是嘛?”
罗南的视线又投向千里之外的至亲,他已经能够相对安静地注视这一切。但此时他的心神还有所分裂。
一部分指向了地球本地时空外围,穿过了云端世界,进入到可能是周边时空最复杂的组成部分——雾气迷宫,且遥遥指向其核心地带。
事实上还有一缕心念,用最快捷的方式,亦即进入罗南精神层面的迷雾,通过由魔符和乌沉锁链共同形成的特殊结构,直接与它们的模仿对象“日轮绝狱”相呼应。
不同的观察方式,同样指向了这个不可思议的危险源头。
醒醒吧!你没有下辈子啦!
日轮绝狱,真的就像是深空中主宰一切的大质量天体,不管周边物质是怎样的活动状态,到头来也脱不开围绕着它转动的命运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