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愛下-第八百四十三章 出山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泡完了温泉,李念凡只感觉由内而外的舒坦,他听着另一边传来众女欢快的声音,似乎在打水仗,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参与。
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 小说
他知道女生泡澡都会很慢,便自己从温泉池里出来,进入房间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
而等到李念凡走出温泉房, 另一边的嬉笑声却是逐渐的停息。
妲己轻叹一声开口道:“灰雾祸乱世间,引起浩劫,变数无时无刻不在,还有虎视眈眈的掠天盟不知在酝酿什么阴谋,源界势力错综复杂,我们如果不把这些源头给镇压, 如何能给主人提供一个平静的生活?”
火凤点了点头,开口道:“妲己姐姐说得不错,主人刚刚说出那句话, 应该是……心累了吧。”
她火红色的瞳孔中有着愤怒的火焰一闪而逝,真想把世间所有的祸乱都解决!
树欲静而风不止,源界动荡,麻烦接踵而至,上次大黑还差点出事,这种种的一切高人定然都看在眼里,难免会心生感触。
下棋博弈,终有累的时候,真的好想给高人一个平静祥和的生活啊!
龙儿也是若有所思道:“哥哥给我们讲的每一个故事,结局都是主角打败了大反派,然后大家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哥哥对这种结局一定是非常非常向往吧。”
JK私日记
囡囡眼眸低垂,有些伤感道:“是我们不争气,没办法将那些不安因素统统镇压。”
“哗啦!”
就在这时, 妲己却是突然从温泉中站起, 身子轻踩水面, 白裙如纱般飞来, 径直披在她的身上,场面如诗如画,唯美到了极点。
只不过,她的眼中却闪烁着冰霜之色。
小狐狸微微一愣,“姐姐,你……”
清冷的声音从妲己的嘴里传出,“我准备去源界一趟。”
去源界?
所有人的心都是微微一跳,很自然的想到了妲己准备去做什么,妥妥的是搞事情啊。
看来刚刚高人的感慨真的让妲己的心揪住了,让她有了出山的想法。
要知道,当初七界相连后,妲己和火凤便决定不再出手,和高人一起隐居于此,专心的侍奉高人,不管外面的纷扰,然而现在,源界的情形太过复杂,妲己这是担心影响到高人的生活。
火凤开口道:“我跟你一起吧。”
小狐狸等人互相对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那我们……”
“你们就好好的待在家, 我们出去就行了, 很快会回来的。”
妲己直接打断了她们的话,她看着龙儿和囡囡道:“将掠天盟逃离的那個人的因果转给我。”
“哦……”
囡囡和龙儿不敢拒绝,老老实实的将自身的法术施展而出,引动当时的残痕。
囡囡使用落神弓将天落的一只手臂给射落,龙儿又用潮汐之力将天落吸附,两者之间早已产生了因果,如果是一般人自然没办法去追踪,但是妲己却可以做到。
很快,她的俏脸就微微一动,确定了天落的方位,和火凤一同迈步而出,转瞬便消失在了原地。
秦曼云等女看着妲己和火凤消失的身影,脸上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惊容。
小狐狸更是直接惊叹出声,“姐姐好厉害。”
她在棋道方面悟性奇佳,再结合自身的神念天赋,足以将棋局的威力翻倍,连天地都可以演化为己用,以假化真,以虚化实,真正做到翻手立棋局。
然而,她很确定,自己如果想要困住妲己和火凤,几乎不可能,就算是在她的规则之内,妲己和火凤也可以轻易的颠覆或者挣脱。
司徒沁震惊道:“她们刚刚居然连道的波纹都没有荡起。”
要知道,刚刚妲己和火凤就在她们面前行动,却让她们没有感受到一丝波动,这代表什么,这代表着她们可以无声无息的靠近她们,实力的差距绝对不是一星半点。
秦曼云忍不住嘟了嘟嘴吧,“原本大家一起跟着高人修行,我还以为彼此之间的进度会差不多,想不到妲己姐姐和火凤姐姐居然这么厉害了。”
她跟着李念凡学习弹琴作曲,司徒沁跟着李念凡写字画画,两人的进步甚至可以用天来衡量,但是和妲己火凤一比,这才知道依旧有不小的差距。
最终,司徒沁找到了症结所在,无奈道:“没办法,我们只是白天跟着高人修炼,她俩晚上的修炼才是重点。”
小狐狸听到她这么说,当即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好奇道:“姐姐和姐夫晚上还修炼吗?怎么炼的?我好几次看到姐姐的脸颊都红扑扑的,是不是修炼导致的?”
……
同一时间。
掠天盟中。
天落颤颤巍巍的回来复命,他脸色煞白,已然是身受重伤,右臂没了,还在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
被落神弓所造成的伤口,可不是这么好愈合的。
他走到掠天盟深处,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周元海的面前,“盟主,任务失败了。”
周元海的眉头微微一挑,诧异道:“怎么回事?”
“不出盟主所料,天宫也参与了此事,原本凭他们翻不起什么浪花,但是变数却是不断……”
当即,天落迅速的将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困兽学院
周元海的脸色不住的变化,眼中闪烁着思索之光,最终道:“种种巧合叠加那就不是巧合,而是布局!呵呵呵,那等存在果然厉害,我就算是再谨慎也不为过,一步走错,就将是万劫不复!”
天落忍不住道:“盟主,您究竟在跟谁博弈?”
他跟随周元海无数年,亲眼见证了他的一次次布局,掠天盟这个势力如其名,绝对称得上是掠夺天地间的一切,整个源界都是盟主的掌中玩物,然而他所布局的一切,仅仅是为了无数年后的一场博弈!
究竟是何等博弈值得花费无数年,耗费如此大的手笔?!
周元海的眼眸深邃,幽幽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逆天之人斗其乐无穷!与翻天之人斗,其乐无穷!”
沉默片刻,他对着天落招了招手,“过来,我替你疗伤。”
“多谢盟主。”
天落脸色一喜,当即靠了上去。
周元海抬手,一丝丝法力在指尖流动,刚准备施法,却是突然一顿,莫名的有一种心悸之感。
他连忙收手,谨慎而后怕,“不对,我不能救你,一旦我出手,就与你沾染了因果,直接入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