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第864章 人心鬼胎 (求訂閱 月票)讀書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小說推薦我有一卷鬼神圖錄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什么人?怎敢擅闯圣人之所!”
江舟径直打开大门,并没有隐藏行踪。
贡院里,传来一声喝问。
“天波侯?”
却是一个老吏,正捧着一盏灯。
这贡院中本有直属的军兵把守。
不过江都连番变故,许多地方都空虚。
这贡院里,也只剩下了这么个老吏看管。
他抬起灯,照亮来人的脸,便认出了江舟的身份。
惊了一下,赶忙行礼:“下吏参见天波侯。”
“不必多礼。”
江舟摆摆手,打量了他一眼,说道:“你是此处书吏?在此多久了?”
“回天波侯,老朽正是贡院书吏,平日里都在此处整理文书,清扫诸子灵牌,倒有半生未曾离去了。”
“蒽?”
江舟微微诧异:“你一直在此?只你一人?”
老吏叹道:“倒非只下吏一人,以往这贡院中本有掌院一人,书佐三人,书吏六人,军卒五十,不过……侯爷当知,南楚兵祸,虽不敢祸害圣人之所,但人却是不经折腾的,如今留下的人,也只剩下吏一人了。”
“原来如此。”
江舟也没去问为何只剩下他,其余人都去了哪里。
南楚虽退,但占据江都之人受牵连的人不少,离去时又带走了许多人。
各衙各部,能留下的确实不算多了。
老吏问道:“不知天波侯深夜来此,所为何事?”
江舟打量四周,口中道:“你可知,贡院中那恩仇二鬼来历?”
“恩仇二鬼?”
老吏一愣,旋即道:“自是知晓,此二鬼乃阴司阴神,实则唤作恩仇二使,乃阴司神位,天下各州贡院,皆置此位,”
“皆因当年诸子七十二贤中的原子曾有言:君子非无怨也,不报怨也;非不报怨也,以直报怨也。”
“其谏于人皇,于科举中增设此问心一关,要教诸学子踏入贡院之前,了却一身恩仇,干干净净、光明正大地求取学问、功名。”
“警醒世人,不为功名利,折了腰背,曲了心意,没了风骨。”
“只是人心藏肚皮,唯有鬼神见,于是便有了此恩仇二使。”
江舟点点头:“原来如此。”
旋即又叹道:“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不为锦鳞设,只钓王与侯。”
“诸子先贤,果然不愧人之楷模。”
“只是可惜……”
老吏此时正津津有味地咂摸着他随口而出的几句话,此时闻言,不由愣道:“不知天波侯为何叹惜?”
“可惜啊……”
江舟叹道:“都说人心如鬼,人心难测,鬼神亦难测,日子久了,都容易变,鬼胎暗藏。”
“这……”
老吏听着若有所思,却不明所以。
江舟却没有给他解释的意思,只是朝他笑道:“老先生,我要祭拜诸子,还请老先生借个方便。”
老吏闻言,便知他是要单独办事。
大半夜地来祭拜诸子先贤,虽然很奇怪,但对方的身份却容不得他置疑。
便应了一声,退出贡院。
江舟也真的走进了供奉诸子的文昌阁中。
取了一柱香,手指抚过,香烛自燃。
站在诸子灵前,诚心参拜起来。
他曾经以李白化身,登临浩然长河之上,相隔时空,问道于铭刻长河之上的诸子不朽之精神。
感受过诸子的浩然正气,不朽的智慧。
那才是真正的人族不朽之基。
他拜得心甘情愿,诚心诚意。
三拜之后,江舟又躬身一拜:“后辈学生小子,欲于此地施法,问质鬼神,有不敬之处,还请先贤见谅。”
话音方落,刚刚点燃的香烛忽然熄灭,毫无征兆。
原本陈列着一排排诸子灵位的高台上,忽然垂落一道帘幕,遮住了诸子灵牌。
江舟微微一笑:“谢诸位先贤。”
圣人敬天地,远鬼神。
鬼神也不敢近身。
眼前一幕,其意已明。
当下便转过身去,走出文昌阁。
心眼大开,观照方寸之间。
结果仍如江舟所料,并未寻到那恩仇二鬼的踪迹。
早在之前秋闱时,那郭瑜代兄赴考诉冤,提起过这二鬼,他就曾来寻过此二鬼,却不得其踪。
郭瑜兄妹的冤情,起于江都四大世家操弄科场,最终这件案子落到了他手中,朱家与朱一颢也被他“逼”死。
这背后除了帝芒外,还有着幽冥阴司的影子。
郭瑜当初会寻到他来诉冤,便是受到了其中的仇鬼指点。
那时江舟便有所怀疑。
只不过为了弄清其背后的“黑手”,他还是以身试“法”,做了帝芒的刀。
侧耳听风 小说
或许,也是另一只黑手的刀。
薛荔那妖女留下的“提醒”,也说明了他周围确实仍存在一只看不见的手。
江舟倒想看看,妖女那句“身在局中”是什么意思。
当初是实力不济,还不敢太过深入,今时却不同往日。
以鬼神之身,能存身贡院如此神圣之地,这二鬼自不是寻常鬼神。
不过现在却不一样了。
“授命於天,上升九宫,百神安位,列侍允恭,土地灵衹,岳渎仙官,群真万灵,随咒呼召,随气奉公。”
江舟念动地煞驱神咒。
手掐咒诀,指天划地,脚下连跺三下。
“恩仇二鬼何在?速速来见!”
“呼……”
一阵阴风平地而起,彻骨生寒。
丝丝黑雾喷薄,转眼间便滚滚如漩。
漩涡中心,有两道黑影,双手扒开黑雾,从中钻出。
俱是靛面獠牙,血盆大口,须发飞扬。
二鬼面目皆恐怖骇人之极。
但此时,这骇人鬼面之上,却反而满是惊疑不定之色。
这便是贡院中的恩仇二鬼。
事实上,二鬼自己此时都不知所以。
它们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都不知道。
只知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忽然降临,将它们自栖身的阴阳之隙中召唤了出来。
它们完全没有办法抗拒这股力量。
甚至连一丝抗拒的念头都没有升起,莫名其妙地就遵从了召唤。
直到此刻,才回过神了,却不知自己为何听召。
“汝乃何人?”
“怎敢随意召唤鬼神!”
“亵渎鬼神,须当报应临头!”
二鬼齐齐开口,震耳欲聋,黑煞滚滚,骇人之极。
虽然不明所以,但鬼神的派头却还是得摆出来。
江舟负手笑道:“恩仇二鬼,你们不认得我吗?”
“你……”
痛苦,写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