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笔趣-第七十三章 男人不如烤紅薯看書

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
小說推薦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恋综孕吐,病娇影帝撩爆了
男人出手……哦!不应该是腿太快。
导致人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夏雪黎怕再惹出乱子来,急忙叫人去看看那个女生的情况。
女人撞到的地方有一大面镜子,被她砸中碎成了很多片,她也不出意外的被划伤,但好在并没有太大的伤。
夏雪黎放心了很多,倒不是因为担心那个女人。
而是怕夜慕渊害死人。
这里毕竟不是修仙世界,强者可以随意杀人,这里是有法律的,任谁也不能违法。
严肃女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人,她看出夏雪黎的担忧,急忙劝说。
“夫人不必担心,我们会处理好,您只需要安心的挑选您心怡的东西就可以了。”
夏雪黎没有说话,却是从女人平静无波的眼中读懂了一丝鄙夷与习惯。
看样子,这不是第一次。
突然没了逛街的心思。
“我们回去吧。”
严肃女一愣,“这些东西还没有……”
“都包起来。”夜慕渊回道。
“是,总裁。”
一天的好心情,最终还是被破坏,夏雪黎瘪着嘴回到酒店,准备睡觉。
心情不好,吃一顿或者睡一觉就好了。
白紫蓝她们早已经回来,带着在夜市里买的满满一堆美食,在夏雪黎房间门口等待。
看到他们两个回来,白紫蓝献宝似的拿出一个纸袋。
“雪黎,你回来啦!我们给你买了烤红薯,新鲜出炉的!”
烤红薯!
夏雪黎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睡意瞬间消失。
连忙接过,金黄色的红薯已经烤出了糖汁,咬下去,又甜又糯,幸福的皮都展开了。
跟打了羊胎素似的。
虽然很像和朋友们一起吃宵夜,但她还得先解决身后那个家伙才行。
从商场走出来后,夜慕渊就有些哀怨,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却能够让每个人都知道他心情很不好。
“你们回去吧,我不吃了。”
白紫蓝也看出男人心情不好,为了保命什么也没说,拉着一心要问的安娜火速离开。
唉!我的好吃的!
“说吧?怎么了?”
进了屋,夏雪黎抱着胳膊。
“师尊,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你才知道?难道我表现的不够明显?
夏雪黎虽然想这么说,但为了她以后的人生自由,她还是选择了迂回战术。
“为什么这么说?”
“我今天阻止了那个女人的靠近,你为什么不奖励我。”
他还以为把那个投怀送抱的女人踢出去之后,师尊会很高兴他们两个没有接触,转而夸奖他一番,说不定还会摸摸头。
步行天下 小说
没想到,什么都没有,好像他在师尊面前还没有烤红薯来的有吸引力。
???
原来他是因为这个事情闹别扭!
不可思议的游戏 玄武开传
夏雪黎被他的话搞得哭笑不得,点着男人的脑袋,像小时候那样教育。
“我为什么要奖励你?那是你该守的男德、男戒,你只是做到了本应该做到的事,为什么要给你奖励?”
“那师尊为什么不吃醋?那个女人明显就是想勾引我!师尊难道就不担心我被人勾引走吗?”
呵……你要是能被勾引走,我还会怀上孩子吗?
想当初,多少美丽惊人的仙修魔修对孽徒表示好感,都被他一剑废了,她还以为这孩子是个性冷淡,私底下没少给他送补药。
结果……他身体力行破了她的猜想。
不说也罢!
趕屍詭異錄
黑道总裁独宠妻
“我相信你不会,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吃醋。”
丢下这一句,夏雪黎一头钻进了浴室,用冷水麻痹自己逐渐升温的脸庞。
身后,夜慕渊一脸欣喜的挤了进来,抱住她的腰。
“师尊刚才的话,是不是承认我的身份了!”
“起开,我要洗澡!”
“我伺候师尊洗!”
“滚开,我自己可以!”
“侍奉师尊是我当徒儿的职责,请师尊不要害羞。”
“你才害羞……”
孽徒只有在这个时候才那么的有孝心。
这是夏雪黎累晕前,脑海中最后的想法。
“呜呜呜……呜呜呜……”
是谁在哭?
夏雪黎睁开眼睛,发现一个透明的影子在自己床前低头哭泣。
她心里一惊。
却不是因为眼前的鬼,而是因为在齐英之后,她为了防止再度被人偷袭,不管去哪里都会第一时间在房间加上封印。
更何况还有夜慕渊在,他身上的魔族气场,即使不显,鬼怪也会恐惧自动避开。
可她竟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了!
夏雪黎不由得警惕起来,同时伸手推了推身边的孽徒。
可这孽徒睡得像死猪一样,掐都不醒!
切……果然男人都是靠不住的,都不如烤红薯!
“你是谁?”
“求求你,救她!”
女人没有回答,只是哭泣着让夏雪黎去救人。
她想起今天上午看到的那个女生,女鬼应该是为她来的,便问道:“你和那个女生是什么关系?”
这下子女人终于肯抬起头回答夏雪黎的问题。
“我是她妈妈。”
“我的孩子,被她的父亲,和那个贱人后妈欺负,你再不去救她,她这辈子就完了!”
夏雪黎这时才看清女人的脸。
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妇女,不漂亮却也不丑,方圆的脸,和下垂的眼睛看上去老实憨厚,并不像是某种可以突破她结界的厉鬼。
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更奇怪的是,她竟然对女人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我们见过面吗?”她
女人抬起眼仔细都盯着她看了很久, 最终摇了摇头,“我死后,除了我女儿什么都不记得了。”
人在死后,出来执念外的其他记忆都会消失,夏雪黎很清楚这一点,她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那么问,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聖武時代
“我知道了,我会尽力帮忙的,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女儿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
“她叫周静心,家住在……”
女人说完,身形突然抖了一下,发出一声哀嚎。
“啊!有人在攻击我,我要走了,你答应我一定要救我的女儿!”
眼看她要离开,夏雪黎急忙追了上去。
“那你呢?你叫什么?”
“我叫张……”
“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