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 香奈兒不香-第六百五十九章 有關沈無清推薦

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
小說推薦種田女家主暴富寵夫郎种田女家主暴富宠夫郎
“我……”
“唉……”沈无清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半蹲在安悦的面前,“小悦儿,或许是哥哥太过心切,希望你速速成长,却忘了在你这个年纪,最容你被别人欺骗。你父母在世之时,将你托付给我,哥哥就该对你负责。”他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伸手拍了拍她身上的尘土,“小悦儿,是非面前,你得知道谁是你的家人,谁是外人,别到头来被外人给骗了,惹得家人伤心欲绝。”
是啊!
抛开别的不提,她的命终归是哥哥救下的。她怎能因为苏之时的只言片语,而怀疑救了她性命的哥哥。
“哥哥,我错了。”
“知错就好。”沈无清的手捧着安悦的脸蛋,“哥哥原谅你,只是,苏之时必须死,你且说说,这一次,哥哥该给你多久的时间?”
“三日,三日之内,我定杀了苏之时。”
“好!”沈无清将安悦揽入怀中,怜爱的摸着她的头发,“哥哥的好妹妹,哥哥就知道,小悦儿一定不会让哥哥失望的。”
苏之时没有等到安悦将释杀殿的地形图带给他,而是等到了安悦的刺杀,他并不还手,被安悦甩出的银线逼得推到了那处悬空的大阳台上,而阳台之外,就是万丈深渊。
“悦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哥哥要你的性命!”安悦手上并没有停下,每甩出银线一下,都发誓要取走苏之时的性命。
不得已,苏之时只好抽出随身玉笛进行反抗,可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给安悦留足了余地,就算笛子打到了她的身上,也绝对不会伤害到她的性命。
“悦儿,哥哥是谁?”
事到如今,安悦倒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便道,“释杀殿魔君,沈无清!”
“你说什么?”
永劫七人行
苏之时无比的震惊,甚至是不敢相信,可是安悦的样子看起来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他因震惊而停了下来,安悦手中的银线打在他的左臂,瞬间,衣服裂开,血肉外翻,苏之时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你为什么不躲?”安悦猛地将手中的银线收回。
苏之时捂着受伤的胳膊,“你要杀了我不是么?你要为了沈无清杀了我。我不知道沈无清对你说了什么,可你之前说过的,你说你信我。悦儿,既然你要信我,又为什么要听沈无清的?”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他。”安悦的内心也很挣扎,尤其在看到苏之时的伤口在不住的冒血之后,“你们每个人都有一副说辞,我现在真的很烦,我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
“妹妹,你又不分是非了,也罢,让哥哥亲自解决了苏之时吧!”
周围阴风骤起,天地昏沉,沈无清自黑雾之中而来,手中的银线逼近苏之时,他傍身的武器,向来淬毒,即便只是沾染上,也会即刻丧命。
那一刻,安悦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在银线即将要缠绕在苏之时的身上时,她飞奔过去挡在了苏之时的面前,即便沈无清收手很快,可银针还是划过安悦的脸,细长的血痕印刻在脸上,下一秒,安悦嘴唇乌青,口吐鲜血。
“噗!”
“悦儿!”
沈无清怔愣在那儿,手中沾染着银线上的鲜血,一阵温热黏腻。
“沈无清你这个魔鬼!”苏之时手持玉笛朝着沈无清逼近,两人缠斗在一起。
安悦已经异常虚弱,甚至,她能够感受到身体内器官的衰竭,她努力朝着两人看去,却因喉咙沙哑疼痛而无法张开嘴巴,毒素已经遍布她的全身上下,她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已经命不久矣。
“苏公子……”
“哥哥……”
此时此刻所发生的一切绝非她所愿,但一切皆已经发生,无法挽回。可是无论是苏之时还是沈无清,安悦都希望他们能够好好的活着,她努力的想要上前阻止,奈何起身的那一刻天旋地转,令她失去方向感,等到她睁开眼去辨别方向时,才发现眼前是万丈悬崖。
她是觉得这悬崖很好看,可是,她没打算命丧于此的。
想入非非
“悦儿!”
苏之时飞奔过来的时候,安悦已经不见了。又一次,她在他的眼前消失无踪。
“妹妹。”沈无清望向悬崖的方向低喊一声,下一秒,飞身离去,消失不见,他走后,黑雾散尽,远处山上的红枫似染了血。
这一次,苏之时不想重蹈覆辙,立刻派人前去寻找安悦,幸好寻找及时,他找到了安悦,便将她立刻带回白素山庄,让名医前去诊治。
若非苏之时在安悦的身上找到了神医册子,让整个白素山庄的名医拿去研究,找到起死回生的办法,只怕,安悦必死无疑。
安悦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自己只有十岁,还有一位哥哥,可是,哥哥却要她去杀自己最爱的人。
阳光打在窗台上,一片明亮,安悦缓缓地睁开双眼,入目便是明媚的阳光,她缓缓地从床上坐起,背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略微愣神片刻,听到远处有脚步声传来,不由得看了过去。
“悦儿,你醒了!”苏之时万分欣喜,在安悦的床边坐下。
安悦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之时,你最近好么?”
苏之时难以置信的凝视着她,“悦儿,你都想起来了?”
“嗯。”她现在还有些虚弱,稍稍一动,额头上就会冒出细密的汗珠,她抬起袖子擦了擦,看向苏之时时说道,“之时,在我失忆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辛苦。”苏之时感慨万千的说道,“悦儿,你知道么?能够看到你安然无恙,又能恢复记忆,我已经无尽感恩。对了,这个还给你。”他将神医册子从大袖内掏出来,递给安悦,“悦儿,你可知,你之所以能够起死回生,又恢复记忆,全靠这书上的办法。”
安悦伸手将神医册子接过来,指尖在书上留恋,“这是于渊的遗物,看到这本书,就如同看到了他,看到这本书,就如同他还活着。”
“我本来还想带你回一趟黛国,找行彦帮你恢复记忆,现在看来,不用了。”苏之时欲言又止,“悦儿,你……”
“你是想问有关沈无清的事,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