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協議離婚後,我成了億萬富翁 愛下-第241章:白總是他?熱推

協議離婚後,我成了億萬富翁
小說推薦協議離婚後,我成了億萬富翁协议离婚后,我成了亿万富翁
本来还以为遇到了一位恋爱脑的女人,没想到人家是另有打算。
经纪人进了电梯后,看见有外人在,就堪堪住了嘴。
叮地一声,电梯门被打开,两路人分道扬镳。
小烟带她去了艺人休息室,说待会儿白总要见她。
苏浅落这才逮到机会问:“白总?我不是很了解他,你能跟我聊聊他这个人吗?”
小烟一提到白总,脸色突然就红了一下,有些羞涩地说:“白总长得贼帅,这分公司有一部分女艺人就是冲着他来的,他可是S市有名的黄金单身汉,身材更是好到没有话说…”
臥巢 小說
小烟说了一大堆,也没几句是说在点子上的,就是一个劲的夸,苏浅落有些无奈地听她说着。
随后,小烟总结了一句:“反正你见到他本人就知道了。”
见到他本人就知道了?
苏浅落对这个白总的好奇心一下子提到了最高。
小烟又说:“对了,昨天张哥给你看的剧本,你有挑中的吗?”
昨天晚上,哄睡两个小宝贝后,她就看了看剧本,从里面挑出一本玄幻古装剧。
她说:“有。”
“嗯,你可以跟张哥聊聊看,问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开工?”
就这么顺利?都不需要试镜的吗?她又不是什么一线…
她说:“好。”
聊完她的事后,小烟又忍不住聊了聊刚刚的八卦:“落落,你知道刚刚那个人吧?”
苏浅落无奈摇头,她还真的不知道。
毕竟,她都与世隔绝三年了。
“好吧,她就是车袅袅,当红女明星,最近与S市首富家的小儿子闹绯闻来着。”小烟压低了声音,眼中闪过着八卦的味道。
首富家的儿子啊,怪不得刚刚她说什么要男人不要前途,还说她恋爱对象是个富二代。
二代不重要,重要的一个“富”字。
“网友们都不太看好他们,毕竟那个富二代也确实花,谈过的女明星,我两个手指都数不过来,也怪不得她粉丝抗议了。”
莽荒
苏浅落静静听着,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既然已经进入了这一行,该了解的也还是要了解的。
小烟没跟她说多少,突然有人敲了敲门:“苏浅落,白总找你。”
小烟立马说:“去吧,千万不要盯着白总发呆哦。”
苏浅落:“……”
她总不至于对着一个男人发呆吧?
然而,当她真正见到“白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呆了一下。
白,白穹?
白穹穿着一身西装,但是衬衫的纽扣只扣了最下面的两个,上面的衣领微微敞开,一如既往的放荡不羁。
苏浅落头皮一麻,想到四年前的事,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这时,白穹站起身来,指着沙发说:“你来了,坐。”
听着不像是只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倒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话说,他们也没这么熟吧?
绝世小神农 完美魔神
苏浅落倒吸一口凉气,定了定心神,坐在了沙发上,喉咙有些干涩地问:“聚辉新来的白总,居然是你?”
“嗯,很意外?”
岂止是意外,简直就是惊吓了。
但是,现在合同已签,恐怕她想毁约也晚了。
不,她是完完全全没钱毁约啊。
她轻轻咳了声:“你,是不是特地优待我了啊?”
“怎么说?”他问。
“话说我这种半退圈三四年的人,一来就给我续之前的合同,并且,还供好几个本子随我挑,确定是我这种十八线的待遇?”苏浅落反问。
“你还挺聪明,”白穹笑了句,“再好好想一想,我为你做的,可不止这些。”
什么叫做他为她做的,不止这些?
她皱眉,仔细想了想,摇头:“没有思绪。”
“你住的别墅,是我精心为你提供的。”
“那不是我买的吗?”
突然成仙了怎麼辦
“是我安排人卖给你的,你住的可还习惯?”
“……”
突然觉得眼前人有些可怕,苏浅落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问:“你为什么不之前把我的行踪告诉霍斯越?”
她居然一直住的是白穹安排的房子,虽然也是自己花钱买的,过了户的。
怪不得当时就感觉卖家很焦急出手的样子,价格还给的很低,她一度以为那是个鬼屋,打听了一圈,才知道那房子好着呢。
就是处在郊外,接近乡下了,没什么升值空间,所以主人家才着急卖掉。
她听完后,也就没有了犹豫,那里还算清净,她也还喜欢,就买下了。
万万没想到,买家居然是白穹特地派了接近她的,估计差价都让他给补了吧?
白穹不答反问:“我为什么要告诉霍斯越?”
苏浅落便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那个房子我是低价购入,我不喜欢欠人情,所以你告诉我差价吧,我补给你。”
一时之间让她重新找个房子也不现实,况且若是搬家,也太突然,两个小宝贝也不适应。
透视神瞳
“这点我还能跟你计较?我对你的人情岂止是这些,你这些年,没有被霍斯越找到,真的以为你藏的好吗?”他挑眉问。
苏浅落心中一惊,脑子里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所以她这几年,没有被霍斯越的人找到,完全是因为有贵人相助?
而这个贵人,竟然就是他?
她还一直以为是自己藏的好,又在离开的时候使了个小心计,而且见深哥哥也一直在帮助她,所以她以为,凭着他们就可以躲过霍斯越的追踪。
但是今天,白穹居然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
苏浅落不敢置信地问:“你的目的是什么?”
他总不能是闲的慌吧?
他笑:“好玩。”
苏浅落:“……”
“真的,”他煞有其事地说,“就想看看他的笑话。”
简直无聊透顶,苏浅落心里翻白眼。
但是这么大的人情,她要怎么还?
她直接问:“你现在挑明这件事,是想让我报恩?”
“没有,”他有些无所谓,“我这个人不喜欢做好事,难得做一件好事,就得让你记着,这样我才有成就感。”
苏浅落:“……”
他的脑回路,她不是很懂。